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吃了家教小女生
吃了家教小女生

吃了家教小女生



  大三的时候,因为没有考研的打算,课程相对来说也比前两年轻松了不少,于是就想试试做家教赚赚零用钱花花,那时是学生的父母上ptt 找的,我很顺利的应征成功,我学生是中山女高三年级的学生准备要考大学联考,她成绩之前都只有平平据我估计大概只有国立中段左右吧,她父母担心她的状况因此想请家教帮她补强一下。上课之前我对她长相其实不抱有太大的期望想说每天在念书的女生大概没啥机会打扮,长相可能也不怎样(心想正的话应该很多人约哪可能每天在家看书?),没想到第一次上课时我差点升国旗,瓜子脸,脸小小的可能有八头身甚至九头身的比例,眼睛大大的感觉蛮有神的,非常的有气质,标准气质型的美女,身材瘦瘦的很有骨感,又腼腆又害羞让我直觉到她应该没交过男朋友。当时我就暗自对自己说一定要找机会把她给吃了嘿嘿——.


  第一次上课可能她父母对我多少有点担心,因此都待在家中,而且感觉的出来对我有所提防怕我对他们女儿不利吧。经过几次上课后她父母对我慢慢的放心,常常还会上课时端水果饮料过来,而我也和她混的越来越熟。ㄟ你这么漂亮应该不少男生追吧,有次闲聊时我试探性的问她,她很谦虚的说:没有啦我又没很漂亮。我笑着说:你不漂亮,就没人称的上漂亮了,目前没男朋友吗?她听到我称赞她脸整个红了起来感觉非常的可爱,害羞的说:我爸妈不肯我现在交啦,不过就算肯也没人要喔—— 我一看就知道她只是在谦虚,笑着说:凭你的条件上大学后男朋友挑不完啦,她可能不好意思吧,说道:不要讲这个啦,这题数学怎么算…嘿嘿顾左右而言他,果然是害羞的纯情少女,这种的骗来吃最容易了,我心里暗暗的高兴。


  大概过了两个月吧,有次她父母都出门去了,她家中只剩我和她两人,她算题目算累了于是我们开始闲聊,我问她道:你喜欢哪种类型的男生阿?她害羞着说:唉唷问这干麻啦。我看着红着脸心里想她搞不好对我有意思,于是大胆的说和我交往怎么样?她听到后吓了一跳,阿??你说什么?我说道:我喜欢像你这种有气质的女生又乖巧又漂亮。她红着脸低着头不发一语,我心想机会来了,一开始守慢慢搭在她的肩膀,她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反抗,我进一步的搂住她的小蛮腰,阿——不要这样啦—— 她试图挣开我的手,但我的欲火早已被她娇羞的神情弄得高涨无比哪还克制的住自己?于是抱住她并且亲她的脸说,来吧宝贝,我知道你喜欢我我教你怎么转大人。她吃惊的大叫:不要!!我急忙将她嘴捂住,并且将她压倒在床上成男上女下的姿势,我笑着说:乖——听话否则不要怪我粗暴喔,她试图求饶着说:你不要这样我我我…她已经紧张到不知该说什么,于是我马上香了她的嘴,她甩头想闪掉我一拳搥在床上离她头不远的位置,凶狠的说:你想要我动粗吗??她一看我凶狠的表情吓的哭了出来,拜托不要这样…我说道:


  乖乖听话就不会有苦头吃。我知道像她这种乖乖牌,平常顺从听话惯了,只要我一凶她就不敢反抗,果然虽然她眼泪还是继续的往外飙但已经不敢反抗。


  我将她上衣的钮扣以及胸罩解开露出了雪白的肌肤以及两颗肉球,奶子摸起来软软挺舒服的虽然不大,我双手边摸她的双奶,舌头则是开始舔他每一寸娇嫩的肌肤,舔了一阵子后我将她最后一道防线小裤裤也脱了,呵呵——看不出她这么乖没想到竟然会刮阴毛,整个私处的毛都被刮的很干净。我笑着说:你喜欢刮毛阿?他红着脸不敢回答,我用枕头垫着她的小屁屁将她抬高,双手一撑,露出她鲜嫩的鲍鱼,刚在我的挑逗她鲍鱼已经有些湿润。我马上用我顶级的舌功舔遍她的私处以及小穴穴,她小穴穴在我舌头的深入之后,有如泛滥成灾般的涌出水来,我吸了几口并且笑道:感觉你还蛮会出水的唷,等等应该会觉得很爽。于是我慢慢的将我的小弟弟放入她的小穴穴中探险。


  由于她刚被我舔的整个麻了吧,已经不懂的反抗于是我小弟地顺利的进入了她那未经开发的处女地。阿——被我插入后她痛的叫了起来,我说道:不要太大声想吵到人吗,如果传出去你被人强奸了我看你也不必做人了,她哭着点点头,我又说放心我会温柔的对待你,搞不好你以后和我说你还想要呢。我怕她承受不住我的威猛,不敢太过冲刺,只是浅尝则止似的慢慢的抽插让她享受交合的快感,阿阿阿——抽插了一阵子后她开始享受爱爱的快感,我也越来越卖力。阿阿阿——在我奋力的抽插下她的吟叫声越来越大声,我知道她达到了高潮,边插边问道:爽吗?小萱?(她名字有个萱字)她边点头边发出呻吟声,经过五十来分钟的激战,我终于射了出来,将沾满精液,爱液以及血丝的肉棒拔出。我笑道:小萱好玩吧小萱发嗔道:你这坏人…我边舔她的雪肌边笑道:我可是千金难求的家教呢,不但教你功课还教你怎么玩人生最愉快的运动。小萱笑骂:下流,我用嘴捂住了她的嘴然后再来了一次,这次彼此间更是更加的投入,玩到我俩都汗流浃背,听到她爸妈回来的声音才依依不舍的结束。


  从此之后我有空就会约小萱去开房间或是到我住的地方爱爱,她在我这“ 家教”了教导下不但课业有所进步,床上功夫更是突飞猛进,各种姿势样样精通,有时去开房间,做完后还会主动说我还要呢。真的是:“没干过说我不要,干完说我还要”。后来她考上成大去台南念书后,我们就比较少联络了,但有时她回台北时我这家教还是会带她去“上课”一下。


  【完】